我的战争经历—陈兴华口述

2023-04-03 来源:
字体:
打印本页 浏览:11402

我在“九二七”大扫荡中

的经历

我家是(台前县)清水河乡甘草堌堆村的,离“濮范观”中心区不远。1942年“9.27”日本鬼子铁壁合围的时候,我们村正赶在那里,是敌人包围的中心。

当时村子里很乱,日本鬼子来的很快。我当时年纪小不起眼,父亲就把家里的钱绑到我的腰里,让我带着钱牵着牛跟他一起往村西跑,到了大孙楼南边,大家都聚集中在那里。当时,天上飞机追着我们,地上日本鬼子也开车追着我们。后来聚集人群大概有一两千人,日本鬼子闯进人群,问一位老人哪里有八路军,老人说不知道,他们便从老人手里夺过放牛的鞭子,抽打老人,凡是说不知道的就抽、踹,日本鬼子还让两个瞎子头抵头,折磨他们。

后来抓到两个八路军,日本鬼子把他们捆起来,问他们人群里还有谁是八路军,拉着他们到处找八路军。转了一大圈,两人都说没有八路军了,不认识人家。堤上还有站岗的很多日本鬼子,后来听说他们在辛庄抓住了辛贺清,将他捆起来牵到人群中继续认八路军,辛贺清说自己是庄稼人不认识八路军,被打的头破血流,很多人都被打伤了。

当时,日本鬼子的四架飞机在天上飞,地上的日本鬼子来回扫荡,日本鬼子折腾了半天也找不到多少八路军,也没有发现别的情况就向西走了,飞机和马车都向西走了。我便牵着牛和我的父亲回家了。走到孙楼街里,有人说那里死了个老头,我们一看,发现是我三爷爷跑到大孙楼藏到一个屋里面,被打死屋里了,我和我的父亲还有周来成、陈有云四人把我三爷爷安置好,然后就回家了。走到路上,又遇到俺村五冒子(王福某)和他闺女两人也被打死了。再往前走,到大树下,在旁边的河沟里看到了一个被打死的八路军,他旁边还有两个炮皮和装枪的提兜,再往前走,在沟里又死了一个庄稼人。

走到村头,远远看到有人靠在黍秸堆前,他们看到我和我的父亲还有周来成、陈有云四人,冲我们喊“我们是八路军,都受伤了,救救我们命”“我们是八路军别害怕”,我们走近一看,果然是八路军,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都受了伤,只有一个人会说话的,名字叫高天成,其中一个受伤的是曾长柏。我和陈有云两人跑去地里扒山芋,扒了有半布袋地瓜,煮熟后给他们送了过去,还能吃东西的就吃了点。之后,我们向高粱秸秆堆里给他们掏了个洞,里面也铺好秸秆,八路军钻进去后我们用秸秆将洞口覆盖起来,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里面藏有人,鬼子再来也找不到。安顿后,我们才往村里走。

还没有进村,我们又在一个马车棚里看到一个受伤的八路军战士。他告诉我们,他叫点点,家住在铁庙村,受伤不能走了,让我们去给他家里送个信。我和陈有云又跑去铁庙送信,让点点家人来我们村马车棚处把他接走了。

我们继续进村,一进村就看到了王伯方的爹被打死了,鼻子还被割掉了。回到家里,我院里的二爷爷陈广乾,还有我的二爷爷陈广旗都被灌水折磨,还压杠子,我的二爷爷没死,又苏醒过来了,陈广乾二爷爷死了没过来。我们村的王伯新被好多人围着打,然后跳井了,日本鬼子往井里扔棍子石头、砖头砸,但井底下宽,他紧贴着井壁,没被砸死,日军走后被救了回来。王伯作被打得头跟血葫芦样,浑身是血,最后被活活打死了。村里死了五六个人。

当时我们村离敌人的占领区比较远,比较偏僻,党的活动比较早,是红色堡垒村。那时我正在上学,当学生队长,当儿童团长,是村里的先锋,拿着红樱枪,带领一群小孩跟着大人斗地主、斗恶霸,我和小伙伴们站岗放哨,查路条。

我记得,当时在村里王福香家附近造手榴弹,支援前线抗战,有个邵集的人当老师。八路军一来就在俺村上,那里是个工作队。

 

参加抗美援朝战争

 

1951年,我从聊城四中初中毕业,正赶上张家口的空军干校招生,我便顺利考取,参军入伍。本来说的是上两年,应两年毕业,但因为朝鲜战争,情况紧急,我们上了不到一年就毕业了,全部开赴朝鲜。

1952年,大概二、三月份我们坐火车到安东飞机场,这里距离朝鲜大概900里,我们主要负责空军后勤工作。在安东飞机场,我先是当文化教员,为战士们教授语文。后来,我兼职管理员,管理缴获枪炮等胜利品,战士们取枪炮都要经过我。

当时,我爱好文艺,会拉弦子,会吹口琴,也会唱几句,唱红色歌曲,后来要组织文工团,到朝鲜战场上进行慰问演出。我主动要求参加,组织上让我做了文工团团长。当时我们文工团有个姓傅的女同志,她叫傅冬生,我们一起说话,谈起傅作仪,我说那是个大军阀,这个家伙如何如何,她急忙说,你快别说了,那是我大爷。我很惊异,问,是你亲大爷还是远房的大爷啊?她说是亲大爷,你不要再说了。我很不好意思,没想到她会是傅作仪的亲侄女。解放后,她在北京,还有联系,她还邀请我去北京,人家一个妇女,我没好意思去,后来渐渐没了联系,不知她现在还活着没有?

那年,我们过了鸭绿江,看到朝鲜被炸的很不成样了,敌人也在这边搞宣传,在墙上粉刷“今天平壤城,明天鸭绿江,三天打到满洲里,一星期解放全东北,杀朱宰毛”,我们看了很生气,一夜之间我们全部给他们擦掉,重新粉刷“今过鸭绿江,明天去汉城,打到南朝鲜,活捉李承晚,割头扒心”,敌人写“杀朱宰毛”我们就写“割头扒心”,在气势上要压住他们。

我们到了战场上,做宣传教育工作。在战斗间隙里,为战士们慰问演出,还教战士们唱歌、跳舞。当时我们就待了两三天,住山洞,前方战斗吃紧,部队领导便让我们撤下来,回到了安东机场,继续做后勤保障工作,一直到战争结束。

 

   (陈兴华  男,汉族,1930年8月出生,台前县清水河乡甘草堌堆村人。1975年2月1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8年至1944年在甘草堌堆、旧城村上学。1946年4月至1949年8月任范县八区青救会青年营长。1949年8月至1951年7月在聊城中学 学生会干部。1951年8月至1952年3月在张家口空军干校。1952年3月至1953年12月任华北空军十七师宣教处安东飞机场教员,抗美援朝人民志愿军文教。1954年3月至1962年4月在范县羊二庄、清水河、台前任高小教员。1962年5月至1963年8月任马楼供销社秘书。1964年10月至1974年在马楼清河甘草公社任秘书。1975年至1978年,任台前酒厂、机械厂副主任。1979年至1990年在台前县工业局任人事办公室主任(副主任科员),1992年8月离休。)
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@ www.tqs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台前史志办 版权所有 台前政府部门主办

网站备案号:豫ICP备4984945000-1号 网站标识码:78974859640001 技术支持: 河南熊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网站管理: 台前部门信息中心 网站技术协调电话:0393 - 3333833

党政机关政府网站找错